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對著劍說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滅奇跡
    李天照本來也認為應該乘勝追擊,但是,看著東劍王的情況,想到暗靈的移動能力,就說:“那暗靈跑的快,也不知道能不能追上,不如我去追擊。兩位王將帶著三位混沌之心先離開這里?畢竟這樣的戰果可遇不可求……”

    他話還沒說完,東劍王就哼了聲打斷道:“花刺王將保護她們還有什么不放心?要防備暗靈襲擊混沌之心,一起行動才最可靠。你是看我斷了胳膊,嫌我累贅吧?”

    李天照是這么想的,卻不能當面說出口,又不想徒勞刻意的否認,就不說話了。

    東劍王哂然一笑,突然橫劍面前,神色嚴肅的道:“請偉大的玄天武王賜予混沌再生之力!”

    剎時間,東劍王劍上的戰印驟然綻放耀眼的彩光,直接把他整個人完全籠罩,亮的讓李天照和花刺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樣。

    片刻,彩光收斂,李天照震驚的看到,東劍王斷了的胳膊,竟然、完好如初!

    “這、這是永生不滅之體?”李天照覺得這太厲害了,比治療殿里恢復的還快的多!

    “我還沒有獲得那等殊榮。玄天武王恐怕我們戰斗遇挫,賜予了我和花刺王將臨時的不滅之體恩賞,各種重傷都可迅速痊愈,但若受了致命打擊,還是只能在武王殿死而重生。”東劍王說罷,揮了揮左臂,握劍在手,催促說:“我們走!武王有叮囑,此番即使不能除掉暗靈,也要盡力追殺,讓它再不敢來這邊生事!”

    東劍王認可李天照的本事,對他也不似剛才那般藏掖。

    于是他們每人要背上一個混沌之心走,以免又出意外丟了巨功。

    本來說要讓花刺照顧的南小喬,眼看李天照背起黃金武王那邊的混沌之心,又見那女的一臉楚楚可憐之態,眸光卻又總在李天照臉上,分明就是裝模作樣別有用心,于是就再也忍不住了,叫道:“哼!你剛才沒保護好我,怎么能便宜了你?就要罰你背!”

    南小喬說著,杏眼沖黃金武王的混沌之心一瞪,不客氣的把她推去東劍王身上,道:“送王將便宜啦,這個沒受傷。”

    那混沌之心眼里閃過一絲怒色,卻又很快斂起,自知作為俘虜,此刻是絕沒有跟南小喬置氣資格的。

    大地武王的那個混沌之心雙腿受了傷,花刺替她緊急固定了骨折處,這才背上。

    萬一追上了混沌暗靈,東劍王和李天照是主力,這個傷患當然是她帶著最合適。

    南小喬讓李天照背著時,想起剛才的窘迫,忙低聲警告說:“手不要亂放了!我自己會抱緊。”

    李天照不放心,還是取了繩子,甩動了把她捆綁牢固,就聽南小喬很不高興的說:“喂!我你綁俘虜呀?”

    “不綁緊了,一旦動手就會把你甩飛出去。”李天照心想她剛才腿就甩了出去,險些被流星火給燒了。

    “……那也別這么緊呀!勒疼了!”南小喬動了動左腿,李天照就稍微放松了點,聽她說好了,才固定緊。

    即使如此,南小喬也沒說不要他背,東劍王和花刺都知道,混沌之心分明是對孤劍很有好感,卻都故作不知,只是暗覺他運氣好,當上萬戰將沒多久,就遇上地級混沌之心青睞。一個有專屬混沌之心的萬戰將和沒有的,根本是兩種未來,兩種發展。

    一行三人,各自背了個混沌之心,寄希望于李天照自稱的時靈時不靈的‘特殊感知’,追尋著混沌暗靈的蹤跡。

    李天照本來還擔心混沌暗靈的傷勢會不會也能迅速愈合,畢竟剛成形的時候,挨了他那么多劍也沒死。

    花刺卻讓他放心說:“剛成形的混沌暗靈沒有身體,攻擊的時候全靠徒手,本能的在擊中時能夠瞬間聚氣為實體,這種時候被兵器擊中的,難以給他實質性傷害,只有混沌碎片的力量有效。一旦暗靈侵占了人的身體,就變成了人,會痛,會虛弱。他斷了右手,除非去治療殿,否則根本不能自愈。”

    “它不會舍棄了現在的身體嗎?”李天照還是疑惑。

    “可以,但代價很大,會在較長時間里陷入虛弱,而且在舍棄的過程會承受很大的痛苦,也不是片刻之間能夠做到。”花刺看李天照恍然模樣,又說:“天下武王的地方,數我們最好,因此混沌暗靈成型的也最多,我們對于暗靈的了解一直最高。”

    李天照心想原來如此,顯然是他在百戰將,千戰將階段停留的時間太短,根本沒體會到正常情況是如何積累功績的,以至有太多經歷上的空白。

    三人說著話,這么追尋了一陣,東劍王和花刺本來還擔心追丟,卻很快發現了血跡。

    “過去沒有多久,應該是混沌暗靈!”東劍王試了試血的稠度,十分高興。

    李天照卻沒有做聲,因為他在可捕捉的氣流變化范圍內,沒有發現有‘人’活動的跡象。那就是說,混沌暗靈離開的遠了,一時半刻還碰不到。

    三人循著血跡一路追趕,希望能趁混沌暗靈虛弱之際,消滅了它。

    過了今天,下一次再想有這贏面,就更難了!

    但是,混沌暗靈呢?

    李天照也不知道它是走了,還是會回來。

    混沌暗靈呢?

    ‘是他!又是他!那個可怕的人!是那個可怕的人!’混沌暗靈承受著斷臂之痛,用盡最快的速度逃離,奔走間滿腦子都是飛旋的三色劍光,還有揮劍的那條身影。

    那是他的噩夢!

    那個始終打不到的身影,以及不停斬過他身體的劍光,卻又不下殺手,分明是故意一點點的折磨他為樂!

    這些種種,一直都讓他心存畏懼。

    而上一次,還是這個人,阻礙了它的順利獵殺。

    這么久過去了,混沌暗靈覺得自己已經很強、很強了!

    可是今天,碰面的瞬間他的右手就被斬斷,劍也隨之落到地上,只剩下撤走一途。

    混沌暗靈一口氣跑到早先擊殺的那個黃金武王所屬的王將尸體附近,挖出了埋藏不久的兵器。它左手握著武器,又氣又怒又怕,不由激動的身體發抖,臉色變幻不定。

    正這時,樹林里閃出來一條漆黑的人形。

    也是混沌暗靈!

    而且是沒有成為人的暗靈原體。

    原體看見那混沌暗靈的斷臂,急忙靠近過來了就問:“頭領的手?”

    “是他!那個可怕的男人!”混沌暗靈還感覺到斷臂的劇烈痛楚,持續不斷的刺激著他。

    它從變成人開始,就沒受過這樣的重傷!這種疼痛對于他來說,是陌生的,更是痛苦的、折磨的!

    “那我們快走!”暗靈原體的語氣滿是驚慌,顯得比混沌暗靈害怕的多。

    “不、我不能一直躲著他!”混沌暗靈很是激憤,他本來以為人都非常可怕,但時至今日,除了這個男人,他的獵殺就從沒有失敗過!連遇到對他威脅很大的對手都不曾有。

    這讓它意識到,人不是都那么可怕,而是那個孤劍李天照特別可怕!

    “但、但是那個可怕的人怎么打的過?”暗靈原體還是一副快走的急切念頭。

    “不,我剛才沒有想到是他。才會有這失著,人的混沌碎片力量都只有一種,他不可能比我現在更強!絕不可能!我現在就回去,殺了這個可惡的噩夢!”混沌暗靈受夠了,只有消滅了李天照,他才能無所畏懼。

    而現在,它認為自身已經足夠強大了。

    最初的害怕之后,冷靜下來些了,它回想斷臂被斬的事情,認為根本沒有和孤劍真正交手。

    是錯誤導致他連一戰的機會都沒有。

    混沌暗靈冷靜之后,鼓起勇氣,想要今日一分勝負。

    可是那暗靈原體卻連忙勸說:“我們不能沒有頭領!人那么可怕,我們初生就被他們圍攻,是頭領救了我們一個又一個。我們不知道在這種到處都是人的可怕天地間該怎么生存,也不知道將來做些什么,只有頭領能夠帶領我們!你不能跟那個可怕的人廝殺,就算要打,也應該等狀態最好的時候再打!”

    “……”混沌暗靈被說動了,是的,別的暗靈需要他。

    需要他告訴他們,天地間的模樣,需要他教給他們如何生存,如何變的更強大。

    這些,大約就是人口中所說的責任。

    混沌暗靈覺得他必須負起責任。

    即使他有自信一戰,卻也絕對不該在斷手的情況下進行對決。

    更何況他斷的還是右手,他記憶中李天照的所有劍招動作,身法,都是以右手握劍為基礎施展的,換了左手,他能戰勝那個人、以及戰勝另外那兩個人嗎?

    “我們走!下一次,我一定會殺了他!人不可能比我們更強!絕不可能!他們的存在意義,就是為我們提供軀殼,貢獻他們的生命增強我們的力量!”混沌暗靈喊上那個暗靈原體離開,去遠了之后,還有四個暗靈原體聚集在那等他。

    “首領。”

    “首領!”

    “首領,你的手?”

    “不要多說了,首領遇到那個可怕的孤劍。他們一定還在追,你們拿尸體故布疑陣,快去!”陪混沌暗靈一起過來的那個暗靈原體發號施令,旁的原體立即就付諸行動。

    等到他們用尸體的血跡制造痕跡,隨著混沌暗靈首領離開了不久,突然聽見一把聲音吼響了夜空。

    “走得了今天,走不了下次!從今以后,再敢來玄天武王的地方犯事,就等著被徹底消滅!想求生,玄天武王的地方沒有你的機會!識趣的就去大地武王和天武王的地方,或許還能容你活著!”
湖北11选五开奖结果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