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衛勤尖兵 > 第100章 失敗的治療
    100失敗的治療

    何瓊和那個男醫生快步朝急診室走去。

    何瓊平日里給人的感覺是聲音溫柔,走路時裊裊婷婷的,可是此刻她卻大步流星,速度飛快,蘇楊跟在后面必須小碎步才能跟上。

    當然了,急診科的醫生都是這個調調。

    那個醫生一邊走一邊介紹道:“患者是女性,二十八歲,送她就醫的是他的男朋友,他男朋友說患者很可能是野生菌中毒,因為今天的中午飯他們吃了一頓野生菌,不過我們初步診斷應該不是野生菌中毒,但到底是什么情況還無法判斷。”

    野生菌中毒?

    蘇楊聽了,連忙在腦海里搜索野生菌中毒的相關知識。

    現在這個季節,野生菌還不多,就算在云南,也才剛剛上市,蘇楊是云南人,所以他對野生菌中毒還是非常了解的,當地人每年都會有幾十個死于這種疾病,不過,盡管野生菌兇猛如虎,但每年不顧一切去嘗鮮的人還是不計其數,沒辦法,那味道實在太鮮美了,甚至有人還說,越是有毒的野生菌吃起來才越是美味。

    按理,這里是廣城,野生菌很少,應該很少會出現野生菌中毒的病例,不過也不一定,這年頭交通發達了,云南剛剛采摘的野生菌當天就能送到全國各地,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蘇楊大步跟著何瓊走進了急診室。

    患者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蘇楊看了看,竟然是一個女兵,準確的說是一個三期士官,因為她還穿著軍裝。

    看到對方的衣服,又看了看她男朋友在旁邊痛哭流涕的模樣,蘇楊的神色一下凝重了幾分,他決定了,無論如何也要付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把對方救回來。

    當然了,哪怕對方只是普通的患者,蘇楊也會一樣去做,只不過對于同樣出身的軍人,他的感情要更為深沉和強烈一些。

    那個男性醫生快速給何瓊介紹了一下剛才的檢查結果:“患者已經有喉頭水腫跡象,血壓下降得非常厲害,收縮壓降到80了,另外還出現呼吸衰竭,意識模糊、冷汗、面色蒼白、肢冷......”

    蘇楊安靜在旁邊聽著。

    從那個男性醫生的講述看,這個患者的確不像是野生菌中毒。

    野生菌中毒的癥狀一般分為這樣幾種,一是腸道反應,最多的就是上吐下瀉;第二是神經精神反應,即出現幻覺,極度興奮,就像要飛升了一般,有點像吸-毒;第三種比較恐怖,溶血;后一種是肝臟損傷,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呼吸衰竭,光過敏等。

    眼前的這個患者不像是食用菌中毒。

    既然不是食用菌中毒,那會是怎么回事呢?

    一時之間,蘇楊陷入了沉思,如果他站在何瓊的這個位置,他應該怎么辦?

    要想把病人治好,最佳的方法當然是對因下藥,但對因下藥在現實中非常困難,尤其是在大搶救中基本不可能,因為根本沒有時間讓你去查找病因,所以只能對癥下藥,就是患者出現什么癥狀,然后用相應的藥物來消除他的癥狀,先把病情控制下來。

    患者目前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呼吸衰竭,所以當前的急救首先要對這個癥下藥。

    蘇楊的腦海里很快就浮現出了一個治療方案。

    他剛剛想出這個方案的時候,何瓊也開口了,她的聲音不大,語調依然柔和:“二羥丙茶堿兩毫升靜脈注射!加一支腎上腺素!氣切設備備好,通知外科,隨時準備進行氣管切開。”

    聽到這個搶救方案,蘇楊怔了一秒左右的時間,回過神后,他立即把何瓊的方案和他自己的方案進行了比對,事實證明,何瓊不愧是軍區醫院急診科的副主任,資歷和實力都擺在那里,她的方案,無論是藥物的選擇還是相應的準備都比蘇楊要好很多。

    蘇楊牢牢記下了何瓊的方案,很快,他進入系統空間。

    他想自己親自操作一次。

    訓練室就是有這個好處,他可以模擬幾乎完全真實的搶救和治療。

    他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紙上談兵,比如一些常見的外科手術,比如脾臟切除,他知道怎么做的,他也清楚地記得做脾臟切除中可能會遇到一些什么問題,但這些東西都是紙上談兵,真的到了現實的醫療中到底能不能做到,那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想和做想要協調起來真的不容易,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誰都知道要怎么樣騎自行車才能騎出一條直線,說起理論,任何人都可以滔滔不絕,但真的能騎出一條直線的,萬中無一,很多人哪怕天天訓練也不一定能夠做到。

    蘇楊沒有受過系統的規培訓練,缺乏動手操作的機會,而訓練室是他彌補短板的最好手段。

    “開啟訓練室!”他對系統下令。

    沒一會兒,眼前光芒一閃,一個手術臺出現在了眼前,手術臺上躺著一個人,跟剛才蘇楊看到的患者一模一樣,不但形象大小是一個樣的,就連患者的體征和表征也完全一樣,換句話說,系統模擬出了一個百分之百的實驗體。

    這就是訓練室的厲害之處,他能把蘇楊看到的病例完全模擬出來,然后讓蘇楊按照自己的方案進行救治。

    二羥丙茶堿,兩毫升,靜脈注射!

    腎上腺素,一支,注射!

    蘇楊伸手拿了相應的藥物,按照何瓊的搶救流程一一進行。

    兩種藥物打下去后,患者的情況稍稍出現了好轉,但就在蘇楊即將松一口氣之際,床頭的心電圖卻發出了警報,蘇楊一看,心中咯噔一下,患者的心跳迅速下降,他又測了測血壓,血壓也急劇下降!探了探呼吸,呼吸也開始衰竭!

    媽的!

    怎么回事?

    蘇楊的額頭,冷汗唰的一下就出來了。

    無奈!

    他只得立即實行氣管切開。

    氣管切開后,患者的體征稍稍出現了好轉,但這種好轉沒能持續太長時間,最多三十多秒,患者的各項指標又開始繼續下降。

    蘇楊急得手忙腳亂。

    訓練室里就他一個人,配藥,搶救,什么事情都得他自己親自去做,所以真的是慌亂到了極點。

    但最后的結果令人失望。

    “叮——患者死亡,搶救失敗,搶救方案無效,請宿主重新制定搶救方案。”
湖北11选五开奖结果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