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你跑不過我吧 > 第68章 這小子是妖怪
    當最后一張圖片播放結束,慕遠表情淡定,內心茫然。

    剛才都特么放了什么?

    這樣是不是有些不太好?萬一將別人打擊得太狠怎么辦?更甚至要是冒出了輕生的想法咋辦?

    自己最多也就是故意裝逼,可不能搞成故意殺人啊!

    這時,小胖子瞅了瞅馮局,又瞄了一眼慕遠,以一種帶詢問的語氣說道:“要不……再慢放一遍?或者一張張地看。”

    他覺得這是一個刷好感的好機會。

    “不用了。”慕遠很干脆地拒絕,裝一次就夠了,再裝?那就是傻子。

    再說了,他又不是故意裝逼,而是掩飾自己是一條警犬的事實——he……pei,自己可不是警犬,最多就鼻子比較靈而已。

    不行!這樣下去不是個事兒。

    難道每次都要這樣裝逼?容易被雷劈啊!

    自己是不是要找個機會讓大家慢慢接受自己這只比警犬還要靈敏的鼻子呢?

    嗯,可以先計劃著……

    暫時將這個念頭摁在心底,隨即說道,“麻煩查一下湖A88121車牌的軌跡。”

    所有人面面相覷,剛才有這輛車經過嗎?

    有嗎?沒有嗎?

    鬼知道呢?

    金翔不信邪,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輸入車牌,查找。

    ▄█?█●,真找到了。

    過車時間是9點05分,距離高廷軍出現在監控畫面的時間差不多間隔了50分鐘。

    “你憑什么說這輛車就是嫌疑車輛?”金翔滿是質疑的問道。

    馮局等人也同樣想知道答案,全都瞪著一雙滿是求知欲的眼神看著慕遠。

    慕遠道:“你把前后過車的兩張照片調出來。”

    金翔滿腦子疑問,但還是照做了,他想聽聽慕遠怎么去解釋。

    兩張照片呈現在屏幕上,而且還是放大版的。

    慕遠盯著兩張圖片,停頓了不到兩秒,便說道:“你們注意到兩張照片的區別了嗎?”

    “……周圍環境不一樣?”金翔莫名地冒出了一句。

    小胖子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的下屬,這腦子有坑吧?亦或者啥時候不小心換了個豬腦子?

    其他人的目光也飄了過來……

    “呵呵……開個玩笑。”金翔渾身發寒,道,“不過我確實沒看出這兩張照片里有什么不同。”

    慕遠道:“在前一張照片中,透過擋風玻璃中間下沿的位置,可以看到車輛后排腳踏區域上方一點青黑色的東西,可在第二張圖片中卻沒有了。從方位角度判斷,那青黑色的東西應該是褲腿。而正好,今天高廷軍穿著的正是青黑色褲子。”

    金翔瞪大了眼睛,內心也是嗶了狗了。

    倒不是說他覺得慕遠在胡扯,相反,隨著慕遠的提醒,他自己也看到了那所謂的青黑色東西。

    可正因為看出了其中的區別,他才有種嗶了狗的感覺。

    這樣一張照片,放在一塊55英寸的4K顯示區域中,那所謂的不同之處也不過是二指來寬,也就是褲腿飄出來了一點點。

    就那么一小塊不一樣的地方,還是在車內裝飾同樣是深色的情況下,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火眼金睛嗎?

    這還是在兩張照片放在一起,以“大家來找茬”的方式來尋找的。

    而剛才,屏幕上可是一次性放了20張照片,每一幕只停頓三秒,這是怎么找的?這考驗的可不僅僅是一個人的眼力,還必須有強大的記憶里和數據分析處理能力。

    在金翔看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金翔正想問,馮局卻是先一步忍不住開口了,道:“小慕,你……是怎么發現的?”

    慕遠神秘一笑,道:“我記憶里比較好,以前經常在QQ游戲里完‘大家來找茬’。”

    “你可以去參加最強大腦了。”馮局爽朗一笑。

    馮局信了,高局也信了。

    不信還能咋的?事實擺在眼前,他們也找不出其他更好的解釋。

    也因此,他們對慕遠的評價,瞬間由原本的“擁有很強的偵查天賦的人”,變成了“這小子是妖怪”。

    沒辦法,人類對于無法解釋的事情,總喜歡往“靈異”方面靠,這是自古以來的傳統。

    金翔很想說一句“這也可能是巧合呢?”,畢竟這里面還可能存在很多的意外情況,比如“那青黑色褲腿”只是正好縮回去了呢?亦或者真正的嫌疑人正好被前排的座位完全遮擋了呢?

    可作為警察,他明白一個道理。

    線索,不同于證據,不可能保證百分之百準確,是需要進一步偵查的。

    很顯然,慕遠的發現已經完全可以算作是一條線索了,而且是一條非常有價值的線索。

    接下來,在沒有發現更有價值的線索的情況下,他們就需要沿著這條線索追蹤、求證……

    如果在沒有求證的情況下,就以想當然的“巧合”將一種可能排斥掉,那就別當警察,去天橋算命得了。

    “小慕,下一步怎么做?”馮局雖然相信了慕遠所說的話,但卻還是很冷靜。

    畢竟,眼前的一切,也只能說明這輛車有很大可能是嫌疑車輛。

    “找出這輛車的軌跡!”

    馮局立刻說道:“這個簡單。”

    慕遠胸有成竹地說道,“我需要一個人、一輛車,順著對方的線路跟蹤過去,看看能否發現一些有價值的東西。”

    馮局疑惑地問道:“直接通過數據調取不就能找到這車是從哪兒出來的了嗎?”

    慕遠道:“這個當然也是可以的,不過不一定準確。畢竟這是一群狡猾的毒販。”

    馮局等人頓時醒悟過來。

    是啊!這是一群狡猾的毒販。

    “現在已經快8點了,你也忙了一天,要不今天就到這里吧。”高局說道,“你先去休息,我們這邊另外派人去沿途看看情況。”

    慕遠堅決地搖了搖頭,道:“高局,我覺得我去更合適一些。”

    小胖子一張臉差點沒變成苦瓜。

    其他人不合適?這是變相地說他們整個禁毒大隊的人都是弱雞嗎?

    不過合適這個詞用得倒是比較委婉……

    可是在見識了剛才慕遠的一番騷操作之后,他還真拿不出反駁的理由。

    有本事,你也找一個能從上萬張照片中一眼分辨出嫌疑車輛的人出來?

    找不出來?那就安安靜靜地聽著。

    高局猶豫了,他現在已經認可了慕遠的能力,可總不能逮到一頭力氣大的牛,就讓他整天干活不休息吧?那會累死。

    殺雞取卵的事情是不能做的。

    “那要不你今晚先休息,明天一早繼續辦?”

    雖然案件重大,但也不是要24小時連軸轉不是?人弄疲了,效率反而更低。這又不是追緝正在逃亡的兇犯,亦或者堵截想要報復社會的瘋子,有時限……

    慕遠很是無奈,說實話,他也想明天再辦,可惜情況不允許啊!

    萬一今天晚上一場大雨或者一場大風,將高廷軍留下的氣味全給吹沒了,自己找誰哭去?好吧,哭不是重點,重點是誰能賠自己損失的俠義值啊?

    熬夜?不存在的,自己最不怕的便是熬夜!

    精力藥劑能將自己的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慕遠正色說道:“高局!有些線索可能稍縱即逝,早去一分鐘,便多一分可能把嫌疑人揪出來。不就是熬夜加班嘛,與熬夜打游戲也沒啥區別。”

    高局苦笑,你說得這么一本正經,能用一個靠譜點的比喻嗎?

    馮局卻是滿臉贊賞,道:“小伙子覺悟不錯!以后有沒有興趣到市局發展?”

    想枕頭的瞌睡說

    求推薦票!求推薦票!不給?……打……打……打劫……
湖北11选五开奖结果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