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影視先鋒 > 57:多謝東叔栽培
    二房與三房的矛盾,源自于林耀祖之死。

    林耀祖這個名字,在塔寨內是禁忌話題,沒有任何人喜歡談論。

    但是再往上,沒有出現林耀祖這件事之前,二房與三房的關系還是不錯,整個塔寨就是個大家庭。

    林耀有心思尋求林耀東的支持,底氣就在于這些年來,林耀東所在的大房,一直在努力化解二房和三房的矛盾。

    林耀東是林氏宗族的族長,大房也好,二房也罷,哪怕是三房,都要聽從他的命令。

    他肯定是不喜歡自己的族人內斗的,因為林耀東這個人很復雜,他的宗族觀念非常重,有點舊社會中老族長的意思。

    他千方百計,想把一碗水端平。

    哪怕面對林宗輝,他也是問心無愧。

    最能體現他性格的地方,是破冰行動大結局中,他得知林宗輝成了告密者,引來了緝毒署要端掉塔寨時的反應。

    那時,已經萬劫不復了,面對站在自己面前的林宗輝,林耀東還是不忍心下殺手。

    要知道,塔寨可是林耀東苦苦經營起來的,他將這里的一切視作生命。

    林宗輝毀了他最珍貴的東西,他都咆哮著說親人相殘,他下不去手。

    由此可見,林宗輝的兒子林三寶之死,跟林耀東真的沒有關系,這些事很可能是二房背著他做下的,他或許都不知情。

    這次村委會選舉,大房沒人參選。

    主要競爭者是二房的林燦和三房的林勝武。

    尋求林耀東的支持,他認為是可行的,現在的二房和三房,山頭主意太明顯了。

    只認各自的房頭,只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過日子,反而沒有了塔寨一家人概念。

    林耀東身為族長,相信對這一切也心知肚明,這一切絕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東叔,在家嗎?”

    站在大門外面,林耀按響了門鈴。

    “誰呀?”

    對講機中,傳來東叔的話語聲。

    “東叔,我是林耀。”

    “有事吧,進來說吧。”

    伴隨著開門聲,林耀走了進去,來到了東叔的客廳。

    客廳內,林耀東正在吃早餐,清淡的白米粥,配上自己家蒸的包子,外加兩樣小咸菜,簡單而不簡約。

    “阿耀,還沒吃早飯吧,一起坐下吃吧。”

    林耀東一邊說著,一邊沖廚房喊了句:“梅梅,阿耀來了,再拿份早餐來。”

    平常的時候,林耀東并不喜歡板著臉,相反他很親民,沒事總會去各家各戶轉轉,本身也沒什么架子。

    沒一會的功夫,廚房內出來位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

    她是林耀東的妻子王梅,也是林景文的母親。

    “阿耀快坐,景文上次回來沒少念叨你,說影視公司的點子就是你給想的。”王梅端了一碗粥,一雙筷子放到了林耀面前。

    “謝謝王姨。”林耀憨厚的笑了笑:“真是太麻煩你了。”

    “不麻煩,你跟景文都是年輕人,有共同話題,以后也要相互幫扶才是,我跟你東叔都老了,未來怎么樣還得看你們的。”王梅跟林耀客套幾句,也知道他們有話要談,很快就放下東西離開了。

    等到王梅離開之后,林耀東夾起一個包子吃了兩口,問道:“阿耀,東叔沒拿你當外人,有話直說,不用藏在心里。”

    林耀點了點頭,開口道:“東叔,前天景文跟我說,村里有意選村委,我這次回來也是想看看自己夠不夠資格。”

    “然后呢?”

    “輝叔不想支持我,他認為勝武更合適,覺得我年輕,無法服眾。”

    林耀語氣微頓,又道:“東叔,我是年輕,在村子里的時間也短。可我覺得,村委是要為村子帶來利益,帶來變化的,不能只講輩分,我這幾個月來,為村里也出了不少力,輝叔一句話就否決我,我不甘心。”

    林耀東眉頭微皺,問道:“你想怎么樣?”

    林耀回答道:“我覺得我能行,希望您能支持我,給我個機會。”

    哎!!

    林耀東嘆了口氣,開口道:“你能想起東叔,東叔很高興,但是這件事難度很大,我不是不想支持你,而是如果我支持你的話,你想過怎么跟你輝叔交代嗎?”

    “東叔,如果我上位,我會用我的實際行動表明,我會比勝武做的更好,能為公司賺到更多的錢。”

    “現在的村委里,都是叔父輩與叔公輩的人當家,固然是老成持重,卻也少了幾分朝氣不是。”

    “東叔您這次決定給年輕人機會,應該也想帶來轉變吧。”

    “我認為我可以,我比林燦、林勝武更適合這個位置,他們能做到的我可以做到,他們做不到的我也可以做到。”

    “話別說的太滿。”

    林耀東頓了頓,又道:“你覺得我會支持你嗎?給我個理由。”

    “東叔,我一直堅信您說的那句話,塔寨是個大家庭,我們都是林氏宗族的一份子,所謂的大房、二房、三房、沒必要分的那么清楚,太清楚了就沒意思了。”

    “二房支持他們的候選人林燦,三房支持他們的候選人林勝武,看似團結,實際上是眼中只有自己一房的人。”

    “我跟他們不一樣,我不喜歡分的那么清楚,所以我就來求您了。”

    “您要是沒有合適的支持人選,不如就選我吧,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林耀說的面不改色,他就是來毛遂自薦的,害羞還能干成什么事。

    至于林耀東是否支持他,他現在也說不準。

    可他清楚,大房這些年人才凋零,真沒出什么像樣的人物,沒人出來選是真的沒人,而不是因為謙讓。

    塔寨可不是一般地方,做的也不是一般生意。

    讓能力不夠的人上位會害人害己,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寧濫勿缺。

    在這種情況下,林耀東依然堅持讓年輕人上位,相當于將名額送到了二房和三房手上,一碗水已經端的很平了。

    林耀覺得,自己這個三房出身,卻求到大房頭上的族人,東叔未必不會考慮。

    “難辦啊,難辦啊!”

    林耀東聽完這些話,長嘆道:“你想上位,他想上位,人人都想上位。”

    “可位置只有一個,如果我支持你,他們會說我做事不公允,無法服眾。”

    “不支持你,你又會覺得選舉不公平,人才不能人盡其用。”

    “我看這樣吧,晚上你們一起聚聚,我們三位叔父作陪,也將這件事定個章程出來。”

    “東叔做事最講公平,你,林燦,勝武,都是咱們塔寨最杰出的年輕人,東叔可不希望因為一次選舉,鬧得你們面合心不合,你覺得怎么樣?”

    林耀大喜過望,忙道:“多謝東叔栽培。”
湖北11选五开奖结果 - 百度